疫情与反垄断调查双重压力下 美国科技巨头财报超预期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原标题:疫情与反垄断调查双重压力下 美国科技巨头财报超预期

  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二次暴发,以及政府反垄断调查的双重压力下,美国科技巨头新一季财报还是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。

  7月31日,苹果Facebook亚马逊谷歌陆续发布最新一季财报。除谷歌呈下降趋势外,其他三者均实现超预期的营收增长。在疫情和反垄断审查重压下,这四大科技领域巨头,都在不同程度上显示出大基数的韧性。

  7月30日,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下属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召开听证会,质询上述四家巨头的市场垄断行为。在历时五个半小时的听证会中,亚马逊CEO杰夫·贝索斯、苹果CEO蒂姆·库克、谷歌CEO桑达尔·皮查伊和Facebook CEO马克·扎克伯格四人均线上出席,回应一直以来所受到的各项指控。

  听证会上,议员们的矛头主要指向Facebook对Instagram、What‘s Up的收购,亚马逊对于其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打压,苹果是否平等对待其应用商店的所有开发者,谷歌是否使用其搜索引擎使竞争对手陷于不利地位等。

  美国盛安集团创始人刘秋滢认为,美国疫情的延续,在某种程度上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,同时也会促进一些行业的发展,比如云计算,数据中心,流媒体等。通过本次居家隔离措施,很多公司已经宣布将远程办公进行到年底,甚至有些岗位将就此永久性远程办公。“外在因素加快了亚马逊、微软和Google的云计算与数据中心的成长。流媒体行业同样借疫情实现突破,亚马逊和苹果也都在往这个方向加大投入,未来科技股板块将会有更激烈的竞争。”

  逆风向上的业绩

  这次听证会是美国政府反垄断审查的又一次加码。尽管外界的质疑一直存在,但市场成绩依旧漂亮。财报数据显示,苹果公司2020年第三财季(3月29日至6月27日)营收596.85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538.09亿美元增长11%;净利润为112.53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100.44亿美元增长12%。这一业绩表现高于市场普遍预期。

  具体到营收项目,受疫情期间线下门店关闭影响,IPhone营收为254亿美元,同比微增2%。与此同时,由于居家办公和学习需求的驱动,Mac、ipad、可穿戴设备以及服务营收出现大幅增长,涨幅分别为22%、32%、18%及15%。

  但就在此前,苹果的App Store策略还在接受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的审查。苹果应用商店在2019年促成了5190亿美元的成交额。但它同时也遭到一些开发者对其费用过高、规则过于严格,以及苹果自己的应用程序在其平台拥有不平等优势的诟病。

  抱怨声中也包括了微软。微软在此前呼吁美国和欧洲监管对苹果加强反垄断审查,几乎所有软件开发商都对苹果App store收取高达30%的“通行税”不满。对此,苹果官方给出的回应是,30%佣金是行业标准做法,有85%的应用程序不需向公司支付,因为它们可以免费试用或通过广告等渠道赚钱。

  与苹果一样面临压力的还有Facebook。6月18日,英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称,正在评估Facebook收购信实工业数字资产10%股份一事。这一步棋,可以使Facebook继续扩大其在印度的业务范围。

  此外,Facebook还在承受平台广告投放抵制活动的影响。据悉,此前以联合利华、美国Verizon、可口可乐为首的全球100多家知名企业,先后宣布将从7月份起,暂停在Facebook的付费广告投放,以此强烈谴责Facebook对平台上具有煽动性言论、假信息置之不理的行为。

  波动之下,Facebook新一季营收却超出预期。财报显示,该公司在2020年第二季度营收达到187亿美元,同比增长11%;净利润达到52亿美元,同比增长98%。然而,受广告抵制影响,下一季度的广告营收仍是未知数。

  跨境电商平台FanMart创始人向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今年上半年加大了在Facebook的投放,主要原因是受到疫情影响,今年电商和游戏都在增长,该平台的成交额相比去年整体增幅在30%-40%左右。“Facebook上的广告主以效果客户为主,就是要看ROI(投资回报率)。也就是说,投放广告必须是可以赚钱或者有下载、成交转化的,纯粹品牌类投放的客户比较少。”

  对亚马逊而言,同样进入了市场丰收季。该公司发布的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亚马逊第二季度净利润为52.43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26.25亿美元增长100%;净销售额为889.12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634.04亿美元增长40%,销售额和每股收益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。

  反垄断阴影

  在前三者领跑预期的同时,谷歌在新一季却并不好受。截至6月30日的2020年第二季财报,谷歌总营收为382.97亿美元,同比下降22%。净利润为69.59亿美元,同比下降30%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谷歌的免费工具和浏览器、视频与会议软件成为用户在居家隔离期间,主要的工作和娱乐的方式。但是,谷歌的广告投放客户也因疫情大幅裁员、紧缩开支,尤其是银行、旅行社、航空公司和酒店等传统大客户。

  老虎证券相关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谷歌的核心盈利点搜索收入实际上下降了10%,但YouTube广告、谷歌云和谷歌的其他收入都稳步上升。谷歌云的季度营收达到30亿美元,年度营收达到了120亿美元。多样化的趋势正在显现,但能否复苏还要看搜索业务在未来的发展。

  困扰谷歌的不仅仅是传统广告收入的下降,还有来自政府对垄断的调查。此前,谷歌为规避欧盟对其计划斥资21亿美元竞购Fitbit交易的反垄断审查,承诺不会利用Fitbit的健康数据,帮助其定向广告业务。在日前的听证会里,美国反垄断委员会主席指责谷歌屏蔽其他网站的内容,将用户限制在谷歌“带围墙的花园里”,以便从广告业务中赚到更多利润。

  此外,谷歌滥用市场地位,利用对网络流量的监控来识别竞争威胁,打击竞争对手。这场“灵魂拷问”令四大巨头备受质疑,2019年6月,亚马逊被正式纳入反垄断调查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管辖范围。而在同年12月5日,该机构又将对亚马逊的审查范围从零售业务,扩大到了云计算业务。美国司法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发现,亚马逊使用了一些卖家数据来创建自己的产品。该公司前员工曾利用私有卖家数据,用来开发亚马逊自营、与第三方卖家有竞争关系的自主品牌商品。

  据悉,此次垄断调查报告最早将于8月下旬发布。或许,这份报告也能为全球互联网科技行业的监管,提供一个样本和标准。

  (作者:陶力,洛赛 编辑:包芳鸣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hanghe666.com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